首页 >> 反兴奋剂 >> 兴奋剂常识
药物与兴奋剂

  药物是人类用来治疗或预防疾病而使用的一种物质。造福人类,是药物的伟大功绩。从病理学上讲,当人体的机能、代谢和形态发生变化,造成它们的不平衡和出现偏差时,人就会生病。生病时服用药物的目的是矫正体内出现的偏差和不平衡,恢复人体正常的生理机能。

  任何一种药物都有副作用,中草药也不例外,当副作用达到一定程度时,就会危及机体系统,出现了药物中毒现象。药物副作用的另一个表现是药物过敏,这是人体对药物产生的变态反应。药物的副作用不仅损害人的生理机能,而且也对人的心理造成损害。可见药物这一服务于人类的“天使”并非完美无缺。

  药物使用中还有一种现象,就是“作用偏移”。如像阿斯匹林本属于解热消炎镇痛药,但它也会对心血管系统有影响,但这种影响是积极的。于是人们又用它来治疗或预防血栓、心肌梗死等多种疾病。这是一种良性的偏移,还有一种是恶性偏移,就是利用药物来寻求精神刺激,或改变某种生理结构和机能,达到特殊目的,这就使药物的作用被“异化”。

  药物“异化”的突出表现是药物的滥用,即人为改变药物用途,而用于非治疗的其他目的。滥用药物,对人体的作用是恶性的,有损人体的健康。麻醉剂、刺激剂之所以成为毒品,类固醇、促红细胞生成素(EPO)、生长激素(hGH)等之所以成为兴奋剂,就是滥用了药物的作用“异化”的结果。

  药物进入体育界,恰是因为药物的“异化”,药物的特性可以满足体育的某种需要。体育运动的生理基础是身体素质,身体素质是人体在体育运动中表现出来的力量、速度、耐力、灵敏性和柔韧性等能力。能力的大小取决于肌肉的生理特点、肌肉工作的状况、内脏器官及神经内分泌系统的调节作用等等。某些药物的属性恰恰可以介入人体的生理系统,使人的肌肉解剖生理结构与机能、神经内分泌系统和能量的供给系统发生有利于体育运动的转变,从而提高竞技者的运动成绩。

  随着人类使用的药物由天然物质向人工合成物质的发展,随着竞技体育竞争的日趋激烈,药物开始进入体育,滥用于体坛。药物与体育运动结合的蘖债就是兴奋剂。

  在19世纪下半期,已有游泳、自行车、拳击等运动员使用士的宁、可卡因、海洛因等药物。20世纪60年代兴奋剂这所以泛滥,与药物学的迅速发展密切相关。一是药物的实验研究得到发展,人们发现了药物的更多的功效;二是产生了一批针对性强、作用大、毒性小的高效药物。使人们从中发现了提高成绩的“决窍”,合成类固醇之类的药物广为一些运动员使用。到了80年代,生物制剂开始在临床医学中广泛作用,于是促红细胞生长素(EPO)和生长激素(hGH)又成为一些运动员的选择。

  近年来,由于兴奋剂检测技术的发展,靠尿样检验可精确地检测出运动员身体里外源性药物(也就是外部加入的,机体本身不能生成的物质)。为此,目前所使用的兴奋剂的范围已经主要集中于一些内源性物质(也就是身体本身有的物质)即激素类物质,因为它们很难与人体自身分泌的激素区分。其使用的结果是外来补充的激素越多,自己本身分泌的越少,造成了人体对外源性药物的高度依赖,就像吸毒者离不开毒品一样。